!――!注意!―—!
杂食动物,没有什么很雷的

挖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更新随缘

近期沉迷第五人格,刺客伍六七,aph

也会发奇奇怪怪的东西,慎fo

如果与曾经相遇

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娜塔莉亚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雪原之中。啊……熟悉的,冰冷的味道。
她单薄的连衣裙御不了多少寒,她却若无其事。
走着走着,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小身影。没由来的一股亲切感涌上心头,娜塔加快了脚步。
啊,是的呢。
小小的女孩蹲坐在树旁,专心地刻着一个木雕,很粗糙,很难看,女孩却仿佛倾尽了全部心血,一笔一划地,小心翼翼地在木雕上烙下痕迹。
察觉到了挡住光线的人,女孩慢慢抬起头来,脏兮兮的脸,却有着无比清澈的瞳。
娜塔莎注意到了女孩破旧的衣衫和冻红的手。她的发饰脏兮兮的,却还宝贝地戴在头上。
“你在刻什么?”娜塔莎轻轻地说,自从成年来她再也没有用过如此温柔的声音说话,她是一朵美艳绝伦的花朵,却用剧毒且锋利的刺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。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,保护好哥哥和姐姐,她疯狂地爱着哥哥,所以她不会允许任何人做出对哥哥不利的事情。
“是哥哥。”带着稚气的清冷声音响起,庄重认真地回答她。
“为什么要刻哥哥呢?”
“因为喜欢哥哥。”
意料之中的答案。
女孩纯真的眼神透露出了一切。
娜塔莎长呼一口气,蹲下了身子,直视着女孩的眼睛。
女孩安静地看着她,像个陶瓷娃娃。
娜塔莎伸出手,女孩警惕地后退一步,但是那只手已经温柔地附上了她的脸颊。
冰冷的面庞,冰冷的手,两者碰撞,却带来些许暖意。
娜塔莎尽量把女孩的脸擦拭干净。她摘下女孩破旧的发饰,然后摘下自己头上的蝴蝶结,慢慢地别在了女孩头上。
似乎就是这么神奇的力量,女孩本就清秀的面容在这一刻变得越发柔和。
娜塔莎揉了揉女孩的头,直起身想要离开,女孩却突然拉住了她的裙角。
“以后我会和哥哥在一起吗?”女孩昂起头认真地说。也许是一种心理,她觉得这个大姐姐知道什么
“……不会。”
女孩愣了一下。
“你和他不会在一起。”娜塔背对着女孩说着,她的声音穿过凛冽的寒风听上去竟有些颤抖,她微微张了张嘴,最终却紧咬嘴唇,再无一丝声音。

娜塔大踏步地往前走,她没有回头,她就这样将过去的自己丢在身后。
直到她走到累了,她猛然蹲了下去,颤抖着肩膀。
她哭了起来,抿着嘴近乎撕心离肺地哭起来,哭声压抑在喉咙口,最后侥幸逃出的只剩一丝呜咽。
为什么哭呢?为什么呢?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什么的嘲笑吗?为自己过去的悲哀吗?还是说仅仅是想要卸下所有伪装放肆地大哭一场?
她当然知道哥哥不可能和她一直在一起,所谓逼婚只不过是能如此接近他的一个借口。
因为不能在一起,所以一定要在一起,这样就可以一直看着他,哪怕只是看着他。
因为哥哥就是那样温暖的存在。她喜欢哥哥,但不是那种喜欢,她仅仅是想留在哥哥身边,因为她喜欢他。
就是这么的简单。

再次睁开眼,她仍旧是在自己的床上。只是残留的泪痕真真切切。

再次睁开眼,那个大姐姐早已消失不见。女孩愣愣地看着远方,就像一个梦。
“娜塔?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“……姐姐?”
“啊呀,小娜塔戴上新的蝴蝶结了吗?很漂亮呢!”
蝴蝶结?她伸手摸去,冰冷的触感传递开来,证实着那并不是梦。
“……嗯。”她淡淡地应道。
“回去吧,娜塔想哥哥了。”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蒙小嘚嘚嘚嘚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