!――!注意!―—!
杂食动物,没有什么很雷的

挖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更新随缘

近期沉迷第五人格,刺客伍六七,aph

也会发奇奇怪怪的东西,慎fo

【帕柠】星星。

#帕柠向,ooc有,注意避雷
#背景接上篇,戳头像可见
#选择自杀。我回幼儿园重新学习。


他立在空无一人的黑暗中,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。
太黑了……太安静了。
这让他想起冬天湿冷的雨夜。淅淅沥沥又仿佛毫无声息,那时候他竭尽全力蜷成一团以保留暖意,最后只能绝望被阴寒包裹。

他试着离开。他迈出一步,随即脚下一空,一脚陷入粘稠泥沼。
条件反射想要尖叫,又硬生生卡在喉口,沉默着凝视脚下一片漆黑,连最初的挣扎也懒得去尝试。
无非是越陷越深。
出不去的。
他眯着眼感受厚重的压抑慢慢漫过胸口,仰起头又盯着遥远的深邃。
他突然努力地伸出手去,直直地够着天空。

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渴求什么。

帕洛斯猛然睁开眼睛。

“你做噩梦了吗?”安莉洁歪着头问他。她正抱着毯子蹲坐在他旁侧。
“是啊,魂都被吓飞啦。”帕洛斯笑眯眯地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要小圣女亲亲才能飞回来。”
帕洛斯没打算隐瞒,或者说他觉得这根本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不必要的解释反而会引起怀疑,他可没兴趣冒这个险。

安莉洁没有动。帕洛斯本来也就没指望她真来亲一下,但她又突兀地问了一句:“你冷吗?”
……与上一句完全没关联啊,小兔子。

谁知道呢,有时候他喜欢把“命运”“灵魂”“神明”挂在嘴边,虔诚得让神父以为他是个诚挚教徒。他毕恭毕敬阖眸对圣像祷告,而心里对此大肆讥讽。

如果“神明”有用的话,为什么灵魂还会在泥沼里越陷越深?

安莉洁只是盯着他看。
老实说,帕洛斯有点儿讨厌安莉洁的眼睛。那双眼睛看上去空洞又好像充满灵性,他讨厌它们直直地盯着自己,长久的、甚至眨都不眨一下。

像被看穿了什么一样。

但安莉洁突然动了。
她拨开毯子,兀自趴上帕洛斯的胸口。 她右手抚上他的左胸,那里的器官正缓缓跳动,连带着冰冷的血液在体内循环。
帕洛斯讶异地睁大双眼。
安莉洁俯下身,将唇印落在那里,然后她无视帕洛斯愣怔的神情,右脸贴在他左胸上,手顺势环住他,慢慢地、慢慢地收紧。

“这样就不冷啦……”她呢喃着,像是自言自语。

帕洛斯良久没有出声。他突然慢慢地轻笑起来,悄悄抬手环住趴在他胸前的小姑娘,眼睛随意瞥向窗外,有星星在打呵欠。

伸向天空的手……被握住啦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9 )

© 蒙小嘚嘚嘚嘚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