!――!注意!―—!
杂食动物,没有什么很雷的

挖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更新随缘

近期沉迷第五人格,刺客伍六七,aph

也会发奇奇怪怪的东西,慎fo

【帕柠】兔子。

#帕柠向,雷者慎入
#ooc预警

#放飞自我的产物,完全没考虑细节,题目是瞎取的xxx只是一个脑洞
#无神论者x神的信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帕洛斯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。

他站在门口玄关处,眼眸微眯。他没有开灯,蛇的眼睛在暗夜中泛着微光,隐藏足以致人性命的凶险。

沙发上有人。

他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,然而那人始终没有动静。眉毛轻挑,他摒住呼吸将手伸向灯的开关,同时另一只手缓缓握住腰间的手枪。他身躯紧绷,目光紧锁目标。

“咔哒——”
伴随灯亮的同时帕洛斯牢牢对准沙发,手指迅速扣下机扳――还有大概微米的距离血腥就会浸染他的沙发。前提是,他的的确确扣下了机扳。

帕洛斯盯着露出沙发的那抹蓝色一阵无语。他随手将手枪搁置在鞋柜上,踢掉黑得不正常的皮鞋,轻手轻脚走向沙发。

 

是安莉洁。

帕洛斯趴在沙发背上,一手撑着脑袋,又好气又好笑地瞅着睡得正香的姑娘。

安莉洁一跟教会闹了矛盾就喜欢跑出来,偏偏还喜欢跑到他这个只是——怎么说?他那天只不过心血来潮跑到教堂装作虔诚随便祈个祷,希望玄乎到掉渣的神明帮帮忙干脆能让他有朝一日干掉老大,扭头就被教会的小圣女撞了个满怀,原因是“蝴蝶飞到你头上了呀”。

玄乎到极致的理由以及玄乎到极致的发展。安莉洁竟然就这么认识了自己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。好吧,后来就不止一面了。小丫头看见他就跟他打招呼,有时候专程蹲在街口等他经过,笑得像个小奶兔,她说:“蝴蝶也很喜欢帕洛斯先生,那帕洛斯先生一定是个好人啦。”

得了吧,那只蝴蝶是被你追急了脑子发昏飞错了方向。

 

帕洛斯开始考虑是不是自己该把沙发调整一下方向——至少不能背对着门了,他迟早得被这小丫头吓死,鬼知道神经绷紧过度会导致什么。

 

他随手捋了一下安莉洁的头发。很柔顺,的确像是软茸茸的兔子。

安莉洁动了一下,她把身子缩了缩,极小声地打了个喷嚏,嘴里嗫嗫嚅嚅不知道又梦到了什么。帕洛斯翘了嘴角,变本加厉地轻戳她软软的脸。安莉洁肩膀缩了缩,有些不满地侧了侧头,软糯的嘴唇直直滑过帕洛斯的指尖。帕洛斯一愣怔,赶忙缩回手,打算先去填饱肚子。他抬头目光触及桌上拆了封的薯片,嘴角微抽。这小丫头不紧三番两次翻他家窗户,这次甚至轻车熟路开了他的冰箱拆了他新买的限量口味薯片——啧,她要是再擅自跑进来我就轰她回——嗯?帕洛斯暗暗翻着白眼拿起茶几上的薯片,猛地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半,反观以前被翻出来的吃得一干二净的食物,帕洛斯又无奈地半扬眉毛,终于知道留点儿给我了?

 

他拈了一片薯片塞进嘴里,转身进了卧室。不一会儿他拎出来毯子,草草盖在安莉洁身上。盯着滑落的边角,帕洛斯无声叹气,弯腰打算把滑落的边角拉上她肩膀。啧啧啧,有我这么善良的黑手党么,我都为自己感到自豪——帕洛斯扯着毯角,安莉洁似乎察觉到什么,半梦半醒间仰头,微睁的双眸正对上帕洛斯的视线,灼热的呼吸提醒着帕洛斯此刻两人的距离,帕洛斯一时摒住了呼吸。

 

“晚安——毛绒绒——” 安莉洁迷迷糊糊地嘟囔一句,整了整姿势又睡过去了

不是,究竟谁才是毛茸茸啊。帕洛斯捋了捋自己的头发,有些无语地揉了一把小兔子绒绒的蓝毛。

没办法啊。哪有这么傻的家伙。帕洛斯去把灯关上了。他坐在安莉洁旁侧,静静地盯着毫无防备的小姑娘。他忽然微微倾身,慢悠悠地在她额上落下一吻。

 

嘁。小兔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92 )

© 蒙小嘚嘚嘚嘚茸 | Powered by LOFTER